看朱成碧打个数字,看朱成碧思纷纷的意思

tamoadmin 成语解释 2024-06-11 0
  1. 苏轼:小轩窗,正梳妆,不思量,自难忘
  2.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原文_翻译及赏析

公元650年(唐永徽元年)五月二十六日,长安城。

唐高宗李治来到距离皇宫并不远的***寺院感业寺,为去世的父亲李世民敬香。这一天,是李世民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必须来。

办完敬香这件正事,他还干了件私事。去见了一个人,准确地说,一个女人。

看朱成碧打个数字,看朱成碧思纷纷的意思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这位光头缁衣的女人一见到他就哭,说了好些“死鬼你怎么才来啊”之类的怨怼情话之后,还献上一首诗: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这首诗叫《如意娘》。作者嘛,大家应该也猜到了,现在的身份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小老婆,以后是唐高宗李治的大老婆,以前叫“武约”,进宫后叫“武媚”,未来叫“武曌”,史上叫“武则天”。

史上大名鼎鼎的人,虽然诗名一般,排不上号。

为了方便,我们还是叫她最有名的名字“武则天”算了,虽然她生前并不知道自己还叫这个名字。

武则天在《全唐诗》中一共有47首诗留存。公认的是,这一首《如意娘》,既是她艺术水平最高的一首诗,也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首诗。

因为,这首诗改变了她的命运

整整一年前,李世民去世。武则天作为李世民生前的侍妾之一,同时也作为李治的庶母之一,按照唐朝皇室的制度,被迫来到感业寺出家

当上尼姑,无疑是武则天一生,最深的低谷。

在这一段时期,如果没有意外,她作为死去皇帝的弃妇,作为皇权时代的一介弱女子,99%的可能性,是像过了季节的花朵一样,枯萎、凋落,“零落成泥碾作尘”,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尼姑期间的生活如何?史无明载。可以想象,自然是油灯共佛经一色,思念与眼泪齐飞。那是相当的寂寞。

寂寞,是因为思念谁。

身处低谷的武尼姑在思念谁?

就是她这次献诗的对象,从辈份上算是庶子的唐高宗李治。

“看朱成碧思纷纷”:首句是说,这一年来,我由于对你相思过度,以至魂不守舍,在恍惚迷离中竟将红色看成了绿色。从诗词看,这里的“看朱成碧”,似乎是唐宋时人常用的习语。李白曾有诗:“催弦拂柱与君饮,看朱成碧颜始红”。也可以说“看碧成朱”,如辛弃疾词:“倚栏看碧成朱,等闲褪了香袍粉。”

“憔悴支离为忆君”:因为思念你,我变得瘦弱不支、心力交瘁。还是紧扣一个相思之苦。

“不信比来长下泪”:第三句是一个***设,“如果你不相信我这一年来一直是以泪洗面的话”。

“开箱验取石榴裙”:第四句则是出示证据:那就请开箱看看我滴在石榴裙上的斑斑泪痕吧。

诗是好诗,但如果真要验取石榴裙,未必那裙上的泪痕竟然一年也没有干?也太夸张了。

可见,武则天这最后一句的真实意图,是提醒李治忆起她身穿石榴裙的美丽旧时光,颇有勾引之意。

诗意的含蓄的勾引,当然会成功。

会写诗,才能愉快地谈恋爱。古今皆然。

武则天这句诗的勾引,相当成功。

正是这首诗,再度燃起了李治对武则天的爱恋。

有证据表明,两人此次见面,武则天在献诗一首之后,还献了身。两人小别胜新婚,武则天就在佛门净地感业寺,光着脑袋和李治又滚了床单。有分教:

阇黎房里,翻为快活道场;感业寺中,反作极乐世界。

也难怪武则天,本就是被迫入的佛门,也难守这些个清规戒律。要不然,箱里还放着石榴裙干什么?

那么,我说他们在佛门净地的证据是什么?要有证据才行,否则岂不是凭空污人清白?

证据其实就在史书里面躲藏着,我们是可以找出来的。

证据就是武则天和李治的长子李弘的出生时间。查一查李弘的出生时间,再对比一下武则天的入宫时间,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首先,我们可以确认,武则天再次返回皇宫的时间,是永徽三年(公元652年)五月二十六日之后。她重新入宫后不久,官儿也升了,当上了正二品的昭仪。

再看李弘的出生时间。

《资治通鉴》卷200有记录,显庆元年(公元656年),“春,正月,辛未……立皇后子代王弘为皇太子,生四年矣。”《旧唐书·孝敬皇帝传》记载,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太子弘薨,年二十四。综合起来,可以推出,李弘生于永徽三年(公元652年)冬季。

说白一点,武则天是大着肚子,再次返回皇宫的。而返回皇宫后不久,就生下了李弘。

652年冬季生子,倒推十个月,就基本是651年了。这一年,武则天本人可还在感业寺,并未进宫。

所以,龙种是在感业寺种下的。说武则天是光着头,和李治滚的床单,一点也没冤枉她。

这首诗之后,武则天和李治旧情复炽。在后者的帮助下,武则天由感业寺再入皇宫,由昭仪而皇后,由皇后而天后,由天后而大周皇帝,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史上第一个女皇帝。

就是这首诗,抓住了李治的心。当然,还有那条石榴裙。

“裙”,原写作“帬”。最开始并非女性单独享用的衣服,而是男女共用的衣服。这是有道理的。苏格兰方格裙至今仍有男性在正式场合穿着,可见此言不虚。

“裙”的起源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有了害羞观念,觉得应该遮蔽身体的隐私部位时,就找了一些东西将身体的隐私部位遮蔽起来,于是产生了围裙。围裙裙幅不大,面料质地多为兽皮和树叶。

“裙”到了先秦时期,被称为“衰”,往往穿在腰以下的部位,故也称“下裳”。

真正现在意义上的裙装出现在汉代。女性穿着裙子,上身搭配以孺袄等短衣款式,在进入汉代以后逐渐成为风尚。

到了唐朝,裙子成为了女***装的标配之一。唐朝女装标配三件宝,裙、襦衫、帔。也就是说,她们下身穿裙子,上身穿襦衫和帔。

在史料中,这样的证据很多。

唐朝宰相、“牛李党争”的领袖牛僧孺,闲着没事搞创作,留下来一部******集《玄怪录》。虽然是******,但其中记录的服饰器物,仍然是有史料意义的。

牛僧孺《玄怪录》曾这样记录一位平民女性的穿着:“小童摔箱,内有故青裙、白衫子、绿帔子。”三件宝出来了:裙、衫、帔。

有钱的女性也这么穿。唐人***《许志翁传》记载益州士曹柳某的妻子李氏穿着“益都之盛服”——“黄罗银泥裙、五晕罗银泥衫子、单丝红地银泥帔子”。虽然装饰更为豪华,颜色更为丰富,但仍然是三件宝:裙、衫、帔。

虽然是三件宝,这里只说唐朝女人们的裙子。

唐朝女人们的裙子长。

其长度与前代女性相比,有明显的增加,裙裾曳地在当时是常见的现象。为了显示裙子的修长,女人们在穿裙子时,束腰很高,多将裙腰提到腋下,裙子的上限常常到达胸部,裙子的下摆则盖住脚面,有时在地下还拖曳一截。孟浩然就在《春情》诗中描述过这种长裙子,“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其实,哪里是“扫落梅”,简直就是在扫地。

唐朝的女人们穿这样的长裙子,上身呢,则往往罩以很薄的纱衣,且领口很低,完全就是现代低胸晚礼服的感觉。**《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巩俐们在胸前挤出来的“大馒头”,颇有写实之效。所以唐朝诗人们很幸福,他们将女性们的此类美景扫入眼里,也写入了诗里。如“慢束罗裙半露胸”“胸前瑞雪灯斜照”“粉胸半掩疑晴雪”等等,总之,就是那看得见的一片白啊。

唐朝女人们的裙子宽。

唐朝女人们的裙子,一般用六幅布帛制成,也有用七幅或八幅做的。按照当时步幅宽度计算的话,相当于3米以上的宽度,这就相当宽了。这样宽度的裙子,不仅会影响女人们的行动灵敏度,而且会造成布料上的极大浪费

要知道,在唐朝,布匹是非常珍贵的物品,有时甚至可以直接当作货币使用。在一条裙子上浪费这么多布料,实在有点不上算。所以,女人们的裙子问题,曾经一度引起了官方干涉,受到了皇帝们的亲自关注。唐高宗李治就曾经指出:“其异色绫锦,并花间裙衣等,糜费既广,俱害女工”,唐文宗李昂直接要求:“裙不过五幅,曳地不超过三寸”。

看看,看看,一条裙子,还惊动***了。

按照李昂的要求,五幅的裙子,周长约合现在的2.65米,好象还是比较浪费布料。而且,上述的规定,唐朝的女人们,似乎并未认真执行。也是,谁这么无聊,看到一个女人穿着裙子,还非要人家脱下来,看看宽度是几幅,曳地是几寸?

凡是以执法为目的的脱人裙子,都是耍流氓。

唐朝女人们的裙子贵。

唐朝贵妇的裙子,一般比较贵。因为,除了大量使用上等布料以外,还在裙子上面做各种装饰,包括花纹、金银、珍珠等等。

比如条纹裙,裙子上就有三五种颜色的竖条纹;比如“画裙”,就是在裙子布料上作画进行装饰;再比如晕裥裙,其色彩变化更多,布料颜色按照由深至浅、再由浅至深的色阶顺序排列,犹如浓色向两边扩散出晕影,故称“晕裥”。

还有更贵重的裙子,是在裙子上装饰金银。为了在裙子上装饰金银,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泥金泥银,即将金粉或银粉,加入粘合剂制成金泥、银泥,再涂刷在印花板上,最后拍印到织物上;另一种是蹙金蹙银,就是将捶打至极薄的金箔、银箔,切成细缕,再将其缠绕于涂有粘合剂的丝线上,制成捻金钱、捻银线,用这种金线和银线在织物上制作花纹,最后用针线进行固定。著名的诗句“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说的就是用金线做这种蹙金裙子。

也有在裙上镶嵌珍珠的,称为“真珠裙”。

唐朝最为名贵的一条裙子,叫作“百鸟毛裙”,属于唐中宗李显的女儿安乐公主所有。而且,制作的创意,也来自于这位骄奢*逸的安乐公主。传说她的这条裙子“正看为一色,旁看为一色,日中为一色,影中为一色,白鸟之状,并见裙中”。虽然有点吹牛,但裙子的色彩变幻莫测,可能是真的。

安乐公主这一创意不打紧,鸟儿们可遭了殃,史称“百官百姓家效之。山林奇禽异兽,搜山满谷,扫地无遗”。鸟儿们虽然没有生命之忧,但毛都被拔光了,身上冷啊。

以上这些穿金戴银的裙子,那是有钱的女人们穿的。唐朝的农家女以及城市中的平民妇女,是没有这个经济实力这样穿裙子的。她们的穿着相对朴素天然,一般只穿着纻、麻、葛一类质地较粗的布料所做成的衫裙,而且往往也没有什么印染装饰。所以她们的裙子,一般都是布料本身的颜色,比如白色裙子,就像刘禹锡在《插田歌》中说的“农妇白纻裙”。当然,也可以用靛蓝将裙子染成青色,以至于“青衣”一词,长期成为年轻侍婢们的代名词。

唐朝女人们的裙子花。

她们的花裙子,一般有红色、绿色、**、紫色、白色等几种主要的颜色。通过对吐鲁番出土唐代丝织物所做的色谱分析,发现唐朝女人们的裙子颜色非常丰富多彩,红色有银红、绛红、水红、猩红、绛紫等五色,绿色有碧绿、翠绿、湖绿等二十四色,**有鹅黄、金黄、菊黄、杏黄、土黄、茶褐等六色。

蔓草见罗裙”“荷叶罗裙一色裁”,这是说绿裙,又叫“翠裙”“翡翠裙”。

“血色罗裙翻酒污”“裙红妒杀石榴花”“窣破罗裙红似火”,这是说红裙,也叫石榴裙。武则天的石榴裙,就是这种红裙子。

红裙是唐朝女人们的最爱。唐朝女人们偏爱这种鲜艳的带有强烈视觉***的色彩,表明她们不甘于平淡,想引起人的注意,成为男性目光甚至是社会的焦点,也体现出她们热情洋溢、积极主动的性格。

根据色彩学原理,红色在可见光谱中波长最长,是积极的、扩张的、外向的暖调区域的颜色。而红色对人眼***效用最显著,最容易引人注目,同时也最能够使人产生情感共鸣。实验表明,看见红色,人的代谢速度会提高,并且红色还能引起血压升高、呼吸急促、心跳加快等生理反应。

我就说嘛,武则天为什么要李治“开箱验取石榴裙”呢?原来,她是想让李治血压升高、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此处省略1500字。

那么,唐人为什么要用“石榴裙”来命名红裙子?

第一种说法:红裙子系用石榴花提炼出来的染料染成。

石榴花中的确含有红色素,但从相关典籍的记载来看,以石榴花作为植物染料的染色技术,显然在我国古代并未被广泛运用到生产实际中,这表明此种染料一定存在着某些不足。

既然石榴花染不了红色,唐朝的工匠们是怎么整出来的红色呢?原来,他们是用红花、茜草等传统染料染成红色的,这才是当时染色行业缔造红色的主流手段。因此,唐代风靡一时的石榴裙其实主要是由红花、茜草等植物染料染成的。

红花,又名红蓝、黄蓝,属菊科植物,是唐朝主要的红色染料。事实上,据史料记载,唐朝的关内道、河南道、山南道、剑南道等地均已有红花种植。

第二种说法:这种红裙子上装饰有石榴花的花纹,以示吉祥。石榴和石榴花为什么是吉祥的图案?因为石榴的多子。古代多用裂开的石榴果实图案,来表示多子多孙的良好祝愿。

第三种说法:红裙子的裙形像石榴或石榴花。

综合三种说法,虽然唐朝并不是用石榴花来将裙子布料染红的,但红裙子之所以被称为石榴裙,主要是由于其颜色、形制上的相近,再加以多子多孙的吉祥寓意,因此红裙子被诗人们、女人们赋予了一个浪漫的名字——石榴裙。

很明显,进取型人格的武则天,在积极主动、热情洋溢、不拘礼法、崇尚自由、思想开放的性格驱使下,一定觉得红裙子最合自己的心意,自己也最喜欢石榴裙。可以想象,在武则天的人生步步成功之时,她的衣箱里,肯定会多出很多条做工精制的石榴裙。

但是,我一直相信,武则天最爱穿的石榴裙,一定还是当年李治开箱验取的那一条。

苏轼:小轩窗,正梳妆,不思量,自难忘

这句歌词有两个版本:1“看朱成碧痴情无时尽”;2“看朱成碧失情又失意”。“看朱成碧”取自武则天的一首诗《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这里的“看朱成碧”有两种解释,一指泪眼摩挲之态,视觉模糊;一指观花落而余绿叶,有伤春隐意。“痴情无时尽”强调武则天会一直痴痴地恋着太子,希望太子不要辜负她的一片深情;“失情又失意”则说是太子最后还是让武则天出了家,这时的武则天确实是失情又失意。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原文_翻译及赏析

王弗,苏轼的结发之妻,四川眉州青神人,颇通诗书,聪明沉静,16岁嫁给苏轼,二人情深意笃,恩爱有加。26岁,辞世。

文/竹露滴清响

01.

公元1075年,北宋,山东密州太守府。

苏轼正在一盏烛灯旁读书,一阵朔风刮起,烛光摇曳,风吹窗户呜呜作响。苏轼走到窗子跟前,把窗子关紧,继续读书。

一会儿,书童站在门外提醒苏轼:“老爷,已到二更,快些安歇吧!”

苏轼宽衣,躺在榻上,任淡淡的月色倾泻在宽大的屋子。

一样的月色,不一样的心情,没有莺啼,没有和风,没有笛声,没有王弗的弯眉浅笑。

阿弗,你还好吗?你知道我在想你吗?苏轼将目光移向窗外。

窗外,月色皎皎。

苏轼低叹。

十年啊,十年!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十年啊,十年!杯杯浊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千行!

阿弗,我在山东,你在四川,我们远隔千里,没有我的陪伴,你在地下很孤独吧!阿弗,你可知我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这样的夜晚,苏轼夜寐不成,辗转好久,才渐渐睡去。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02.

朦胧中,苏轼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少年时。

那时,苏轼在青神县的中岩求学。中岩离王家庄不太远,苏轼经常到王家庄乡贡进士王方的家中拜学。王方饱读诗书,腹内装满了锦绣,让苏轼很是佩服。

进士王方有个女儿叫王弗,生的美丽温婉,有几次苏轼去王家时,遇到过王弗,苏轼抱腕施礼时她总是红着脸快步从身边走过,偶有回头,莞尔一笑,留给苏轼裙袂飘飘的身影。

日子久了,苏轼再去王方家若见不到王弗,苏轼会有小小的失落。

日子就这样静静地走着,苏轼时时回想起王弗的倚门回首的少女之态,王弗呢,也时常躲在屏风后看苏轼和一众才俊与父亲谈诗对词,叹服苏轼的文***,折服于这个才子。

中岩有一处由山泉汇集成的清池,绿波荡漾,景色颇美。读书之余,苏轼常常前来游赏,这个清池让人称奇的是,如果有人临池拍手,池中的游鱼就会循声游到岸边。

一天,苏轼又信步来到山下清池,晨阳初照,湖岸晓烟杨柳绿,一池春水泛涟漪。

苏轼不禁被美景牵住目光,正待欣赏之际,看到不远处烟柳中浮动着一团绯红,还传来阵阵笑语:

“**,你看这飞来凤花,多漂亮啊!我们把它插在花瓶里,放到绣楼的窗边,要是苏公子能看见就好了!”

“休要胡说!”王弗笑着瞪了丫鬟一眼。

是王弗!在一片彤霞中,王弗凌波而来。

年轻的苏轼一阵喜悦,紧紧地握着折扇,手有些汗涔涔。

迎着彤霞,苏轼走过去,犹如脚踩薄云。

“**,你快看,苏公子!”

是的,是苏公子,那个青衫宽袖,那个丰神俊朗、才高八斗的翩翩公子!

春阳中,金色洒在青衫上,王弗向金色莲步轻移。

当金色跌入红云,映得一池水愈发幽绿,山愈发挺秀,岸上的杂花愈发灿烂!

二人互相施礼。

“**可知,眼前的清池,抚掌可看池鱼出游?”

“不知。”

“**请随我来!”来到池岸,苏轼抚掌三声,但见群鱼陆陆续续游来,有的还欢跃水面,简直称奇!

王弗叫丫鬟也抚掌三声,只见几条五彩的鱼儿摇动着尾巴,吐着泡泡在王弗和苏轼面前嬉戏玩闹,好不可爱!

喜得丫鬟直呼:“真是人间奇景!”

苏轼转头望向王弗,王弗桃腮带笑,双目似水,虽含辞未语,苏轼早已把眼前这幅清丽小景记在心里。

王弗深施一礼,道别而去,苏轼还在执扇望远……

03.

很快,中岩清池能抚掌观鱼这件事王方也知道了。

苏轼对王方说:“先生,有这样好的景致何不给这泓绿水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王方也正好想考考大家的学识,于是,邀清文人学士,在清池前投笔竟题,大家纷纷拿着自己题写的名字给王方看,众人想出的名字均不合王方的心意,待苏轼题的“唤鱼池”三字呈上来时,王方面露喜色,点头连连。

而此时,小丫鬟也悄悄递上来**王弗题写得名字,亦是“唤鱼池”三个字。此时苏轼就在近旁,娟秀的字迹跃然纸上,不禁对王弗心生佩服。

众人都夸赞苏轼和**王弗,更惊讶于二人的题名一字不差,纷纷竖指:“不谋而合,韵成双璧!”

王方看着年轻有才的苏轼,亦是喜欢的不得了,看看躲在树后的女儿,会心一笑。

在众人的赞叹声中,苏轼不禁向高柳下望去,此时,王弗也在看向苏轼,四目相对,各自心仪,王弗低眉,一笑转身。

从此,苏轼,这位北宋才子的心便在王弗的低眉浅笑中荡漾开来。

从此,一颗红豆被两个少年放在了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两个互相爱慕的人,一旦知道对方也倾心自己,便会思慕如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王庄附近有一处极其雅静的松树林,两人经常各走一半的路,在此相会,有时他们抚琴吟诗,赏花弄词;有时他们月下小酌,闲敲棋子;亦或,什么都不做,就这样轻轻依偎,静静地听风拂枝……

有一次,苏轼和王弗月下相会后,苏轼回到家里,突然心生烦躁,再也读不下只言片字,脑子里尽是王弗如星的双眸和俏媚的娇态,望着窗外清幽的月色,苏轼坐了一夜,思了一夜。

第二天,天色熹微,苏轼便悄悄来到了王家的楼下,翠楼上,师妹王弗正临窗梳妆,只见她皓腕轻抬,斜插珠钗,晓风拂过,青丝随风,把少年苏轼的心拂成了一池春水。

寂静的清晨,苏轼就站在楼下静静地看着,赏着……

时间悄悄地走着。

不久,十九岁的苏轼把十六岁的王弗娶到了家中,从此,两人举案齐眉,相约执手一生。

04.

甜蜜的爱侣往往易遭时光嫉妒,王弗陪着苏轼走过了十年的美好时光后,被疾病夺走了华年,扔下苏轼,舍下幼子迈儿走了。

今夜,月朗星稀,只有如水的月色陪着苏轼在梦中思念着爱妻。

华发早生的苏轼在梦中追忆着,呓语着——

阿弗,我来到了你的闺阁楼下,还是那扇小小的窗,还是那天轻轻的风,还是那张日思夜念的脸庞。阿弗,你还认得我吗?十年了,四十岁的我华发早生,四处奔波,满面沧桑。你可知我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你走后,我读书时,没有了红袖添香;和访客谈事论时时,没有了屏风后的倾听,更没有了你的察人慧语……身边丝丝的暖,都变成了缕缕的凉!一生一代一双人,相思相望不相亲!

阿弗,多少个夜晚,我凭窗而望,希望你重新向我走来,手拿披风,嘘寒问暖!你生是我十年的相伴,你去后是我十年的相思!

阿弗,你走后,春风不再拂我面,柳枝不再扬青丝,只有冬月的飞雪,时时寒凉着我沧桑的心。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弗!阿弗——”

一声长唤,两行清泪洒满面,苏轼从床上长泣而起。

长夜依然寂寂,月色依然皎皎。

披上衣衫,苏轼踉跄着,铺开宣纸,把思念倾洒笔端: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书罢,苏轼,这位北宋旷世才子,移步窗前,任泪横流。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第32天」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宋代·姜夔《鹧鸪天·元夕有所梦》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 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沉 通:沈) 宋词精选 , 婉约 , 记梦怀人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肥水汪洋向东流,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候。早知今日凄凉,当初真不该苦苦相思。梦里的相见总是看不清楚,赶不上看画像更加清晰,而这种春梦也常常无奈会被山鸟的叫声惊起。

春草还没有长绿,我的两鬓已成银丝,苍老得太快。我们离别得太久,慢慢一切伤痛都会渐渐被时光忘去。可不知是谁,让我朝思暮想,年年岁岁的团圆夜,这种感受,只有你和我心中明白。

赏析二

这是一首情词,与姜夔青年时代的“合肥情事”有关,词中怀念和思恋的是合肥的旧日情侣。可以看出,白石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虽往事已矣,但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转换,加上人事变幻的沧桑,并没有改变白石对合肥情侣的深深眷恋。所以在长期浪迹江湖中,他写了一系列深切怀念对方的词篇。宋宁宗庆元三年(11***)元夕之夜,他因思成梦,梦中又见到了旧日的情人,梦醒后写了这首缠绵悱恻的情词。这一年,上距初遇情人时已经二十多年了。

头两句揭示梦的原因,首句以想像中的肥水起兴,兴中含比。肥水分东、西两支,这里指东流经合肥入巢湖的一支。明点“肥水”,不但交待了这段情缘的发生地,而且将词人拉入到遥远的沉思。映现在词人脑海中的,不仅有肥水悠悠向东流的形象,且有与合肥情事有关的一系列或温馨或痛苦的回忆。东流无尽期的肥水,在这里既象是悠悠流逝的岁月的象征,又象是在漫长岁月中无穷无尽的相思和眷恋的象征,起兴自然而意蕴丰富。正因为这段情缘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痛苦思念,所以次句笔调一转翻怨当初不该种下这段相思情缘。“种相思”的“种”字用得精妙无比。

相思子是相思树的果实,故由相思而联想到相思树,又由树引出“种”字。它不但赋予抽象的相思以形象感,而且暗示出它的与时俱增、无法消除、在心田中种下刻骨镂心的长恨。正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心头,又上眉头。”(李清照)“不合”二字,出语峭劲拗折,貌似悔种前缘,实为更有力地表现这种相思的真挚深沉和它对心灵的长期痛苦折磨。

“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三四两句切题内“有所梦”,分写梦中与梦醒。刻骨相思,遂致入梦,但由于长期睽隔,梦中所见***的形象也恍惚迷离,觉得还不如丹青图画所显现的更为真切。细味此句,似是作者藏有旧日情人的画像,平日相思时每常展玩,但总嫌不如面对***之真切,及至梦见***,却又觉得梦中形象不如丹青的鲜明。意思翻进一层形成更深的朦胧意蕴。下句在语言上与上句对仗,意思则又翻进一层,说梦境迷濛中,忽然听到山鸟的啼鸣声,惊醒幻梦,遂使这“未比丹青见”的形象也消失无踪无处寻觅了。如果说,上句是梦中的遗憾,下句便是梦醒后的惆怅。与所思者睽隔时间之长,空间之远,相见只期于梦中,但连这样不甚真切的梦也做不长,其情何堪?上片至此煞住,而“相思”、“梦见”,意脉不断,下片从另一角度再深入来写,抒发梦醒后的感受。

换头“春未绿”关合元夕,开春换岁,又过一年,而春郊尚未绿遍,仍是春寒料峭:“鬓先丝”说自己辗转江湖,蹉跎岁月双鬓已斑斑如霜,纵有芳春可赏,其奈老何!两句为流水对,语取对照,情抱奇悲,造意奇绝。

接下来“人间别久不成悲”一句,是全词感情的凝聚点,饱含着深刻的人生体验和深沉的悲慨。真正深挚的爱情,总是随着岁月的积累而将记忆的年轮刻得更多更深,但在表面上,这种深入骨髓的相思却并不常表现为热烈的爆发和强烈的外在悲痛,而是象在地底运行的岩浆,在平静甚至是冷漠的外表下潜行着炽热的激流。又象是地表之下的地下河,深处奔涌激荡,外表却不易觉察。特别是由于年深岁久,年年重复的相思和伤痛已经逐渐使感觉的神经末梢变得有些迟钝和麻木,心田中的悲哀也积累沉淀得太多太重,裹上了一层不易触动的外膜,在这种情况下,就连自己也仿佛意识不到内心深处潜藏的悲哀了。“多情却似总无情”(杜牧《赠别二首》),这“不成悲”的表象正更深刻地反映了内心的深切悲痛。而当作者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时,悲痛的感情不免更进一层。词人在几天前写过的一首同调作品中有“少年情事老来悲”,正与此同。这是久经感情磨难的中年人更加深沉内含、也更富于悲剧色彩的感情状态。在这种以近乎麻木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刻骨铭心的伤痛面前,青年男女的卿卿我我、缠绵悱恻便不免显得浮浅了。

“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红莲夜,指元宵灯节,红莲指灯节的花灯。欧阳修《蓦山溪·元夕》:“剪红莲满城开遍”,周邦彦《解语花。元宵》:“露浥红莲,灯市花相射”,均可证。歇拍以两地相思、心心相知作结。与李清照“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相同。“岁岁”照应首句“无尽”。这里特提“红莲夜”,似不仅为切题,也不仅由于元宵佳节容易触动团圆的联想,恐怕和往日的情缘有关。古代元宵灯节,士女纵赏,正是青年男女结交定情的良宵,欧阳修的《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柳永的《迎新春》可以帮助理解这一点。

因此年年此夜,遂倍加思念,以至“有所梦”了。说“沉吟”而不说“相思”,不仅为避免重复,更因“沉吟”一词带有低头沉思默想的感性形象,颇有李商隐“月吟应觉月光寒”的意境。“各自知”,既是说彼此都知道双方在互相怀念,又是说这种两地相思的况味(无论是温馨甜美的回忆还是长期别离的痛苦)只有彼此心知。两句用“谁教”提起,似问似慨,如泣如诉,象是怨恨某种不可知的力量使双方永远睽隔,又象是自怨情痴不能泯灭相思。正是“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欧阳修《玉楼春》)在深沉刻至的“人间别久不成悲”句之后,用“谁教”二句作结,这是一句提空描写,变实为虚、化人为物,词的韵味显得悠长深厚,含蕴空灵。

评解 作者曾几度客游合肥,并与一歌妓相爱。当时的欢聚,竟成为他一生颇堪回忆的往事。在记忆中,她的形象十分鲜明。然而***远去,后会无期。回首往事,令人思念不已,感慨万千。梦中相见,又被山鸟惊醒。思念之苦,真觉得“当初不合种相思”了。愁思绵绵,犹如肥水东流,茫无尽期。谁使两人年年元宵之夜,各自有心头默默重温当年相恋的情景!词中所流露的伤感与愁思,即是为此而发。全词深情缱绻,缠绵哀婉。 题解 本词是宋宁宗庆元三年(11***)元夕为怀念合肥恋人所作。这首记梦词,题目是《元夕有所梦》,作于宁宗庆元三上元宵节。上片先写对昔日恋情的悔恨,再写梦中无法看清情人的怨恨,足见作者恋情之深炽。下片说别久伤悲以至愁白了鬓发,煞拍两句想像在元宵在放灯之夜,对方也在悲苦相思,语极沉痛。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春未绿”,乃就正月十五元宵时节而讲,早春尚寒,草木未绿;“鬓先丝”则写词人一夜梦醒,突然唤醒二十年前之恋情,忽而感觉到人已两鬓斑白,青春消逝,这才发觉昔日恋情似乎已然淡漠,于是逼出“人间别久不成悲”的感慨。所谓“不成悲”者,是指久别相思,由 *** 外露转向深沉内敛,由多愁善感变为隐忍节制,显出一种“不成悲”的淡漠与迟钝,实际是一种更深藏更沉郁的悲愁。全词情致深婉空灵。 赏析三

这首《鹧鸪天·元夕有所梦》,乃姜夔为怀念身在合肥的恋人而作,作于宁宗庆元三年(11***)元宵节之时。据夏承焘先生考证,姜夔在初遇合肥恋人时,约为二十余岁,在他三十六岁这年,曾经两次到过合肥。“绍熙元年(1190),姜夔再客合肥,此年冬,姜夔戴雪诣石湖,授范成大以咏梅之《暗香》、《疏影》新声两阕,成大喜以歌妓小红为赠。”而作此词时,姜夔已是四十二岁,与旧恋人初遇已相隔近二十年。

上阙首句“肥水东流无尽期”,点明了当初相恋的地方,并借水流悠悠、绵绵无尽之意,谓已相思亦是了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表面上有怨极生恨的后悔之意,称当初就不应该发生这段感情,然实则说,自已根本就摆脱不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始终被相思缠绕,太过苦恼。有李太白《秋风词》“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之感慨。“梦中未比丹青见”则写出了词人梦中的遗憾。在梦里,恋人的面容模糊依稀,没有画像那般清晰。潜在地表明了词人在这二十年里,刻未能忘恋人的样子,时常在她的画像前流连这样一个事实。结句“暗里忽闻山鸟啼”沉痛已极,离别已久,又相隔遥远,只能在梦中相见了,然而,这模糊不清晰的梦,竟然还被鸟啼声惊醒。情伤若斯,痛彻心脾。

下阙起首句“春未绿、鬓先丝”,言春乍始,然发已先白;也暗写自已二十年来,伤春如故的恒久之思。“人间别久不成悲”道出人间世情的悲哀。分别久了,人的情感已变得麻木不堪,再也感觉不到当初离别时的那种铭心刻骨的痛苦了。暗合佛家“有情皆幻,有色皆空”之理。然细细想来,世情欢爱,又莫不如此,读之心中尤觉感伤。“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两句,点出主旨,收结全篇。在元夕之夜,你是否会触景生情想起了我?而我对你的思念,你是否又能感应到?这个问题是个天问,没有答案,只有身在两地的双方各自心里明白。由此推求出,这段恋情在元夕之夜的花灯会,曾有过甜蜜地回忆。在这一特定的时刻,能够引发彼此的回忆和相思。

赏析一 据夏承焘先生《姜白石编年笺校》考证,作者年轻时在合肥与恋人相识相爱,此后为生计四处飘泊,与恋人离多聚少。但词人终生思念情人,词中时有所涉。这首词是透露恋人信息和相恋时地最为显豁的一首。上片写因思而梦,醒来慨叹梦境依稀,识认恋人面貌不清;又梦境短暂,才相遇却被山鸟啼醒。下片由元夕春至换意,写出岁月蹉跎之叹。“人间别久不成悲”又出新意,反折而出。全词空灵蕴藉,耐人咀嚼。姜夔,南宋文学家、音乐家。人品秀拔,体态清莹,气貌若不胜衣,望之若神仙中人。往来鄂、赣、皖、苏、浙间,与诗人词家杨万里、范成大、辛弃疾等交游。庆元中,曾上书乞正太常雅乐,他少年孤贫,屡试不第,终生未仕,一生转徙江湖,靠卖字和朋友接济为生。他多才多艺,精通音律,能自度曲,其词格律严密。其作品素以空灵含蓄著称,有《白石道人歌曲》等。姜夔对诗词、散文、书法、音乐,无不精善,是继苏轼之后又一难得的艺术全才。

姜夔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乌啼隐杨花,君醉留妾家。 辜负我,悔怜君,告天天不闻。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 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 应难奈,故人天际,望彻淮山,相思无雁足。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相思处、青年如梦,乘鸾仙阙。 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讯息到今朝。